世界杯推荐 世界杯比分推荐

国内

《三十而已》话题不断,总制片人揭秘:故事来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7-30



  江疏影、童瑶、毛晓彤主演新剧话题不断,新京报专访总制片人揭秘幕后

  《三十而已》不着急而立,也不用焦虑

  正在热播的《三十而已》将视角锁定在三十岁这一特定年龄段的女性群体身上,塑造了王漫妮(江疏影饰)、顾佳(童瑶饰)、钟晓芹(毛晓彤饰)三位性格特点、成长环境、生活阅历截然不同的迈入三十岁人生的女性形象。该剧总制片人陈菲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,这三位女性身上映射着三十岁女性的一体三面,分别代表着“不愿面对的自己”“理想中的自己”和“现实中的自己”。

  人设

  不想女主做什么都对、都“爽”

  在女性题材剧中,三十岁女性难以提炼和表达。过于温和,给人不痛不痒的感觉;过于狗血,又很难引发观众共情。《三十而已》的创作方法论是做有情感共鸣的“特殊人设”,陈菲将其概括为“离地半尺的传奇”。“从创作角度来讲,我们不想代表或定义当下的三十岁女性群体,而是希望截取她们身上的多个侧面,在个体故事中寻找情感共鸣。”“全职太太”“恨嫁的沪漂女青年”“已婚却没有方向的乖乖女”,《三十而已》塑造了这样三个拥有“特殊人设”的角色,虽然她们的身份、经历有一定的极致特殊性,但她们所处的人生阶段、遇到的生活难题,是当代女性可以产生共鸣的。

  《三十而已》的三个女主没有人拥有绝对完美的人设,她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各自的缺点。陈菲说,尤其在“顾佳进入太太圈”走捷径这条线,是批判的视角。而这种“非完美”人设在三位女主人公身上都有所体现,包括钟晓芹在婚姻当中一开始走向离婚也不是她老公一个人的问题,是双方互相感知和沟通的问题。“我们希望观众看到的不是俯视、高高在上的爽剧,女主什么都是对,什么都是爽,这不是我们的创造方法和初心。”

  相对三个女主的强话题性,剧中男性角色的争议性更大。陈菲表示,强调女性视角是全剧的立足点和出发点,而对于女性题材中的男性刻画,主创也试图不偏废,尽量着墨去刻画。陈菲说,相对来讲,陈屿的角色是正面立体的。他表现出理工男的冷漠时,有很多细节比如偷偷量婴儿床的尺寸、给老婆装小壁灯都很打动人,“他只是表达得少,这个在很多男性中是蛮普遍的,他是一个内心纯良的人。”在剧集后期钟晓芹发生的被网暴事件,是他默默做了很多。而剧中也并非为了描绘女主的困境而刻意突出“渣男”,比如钟晓芹公司同事钟晓阳也很好,只是年轻,可能会莽撞一些,但也是真心实意对钟晓芹。还有后期出现的王自健的角色也是一个很好的人,只是王漫妮不喜欢他。

  创作

  柜姐、讨债专员故事都来自真实

  如今表现30岁女性的剧集一般会把主线放在女主人公的事业线上,但《三十而已》中的女主婚姻、感情生活线占据了更多比重。在陈菲看来,虽然很多女性到了30岁人生面对的阶段性命题会落在婚姻和生育这两点上,但是剧中依然挖掘了人物在职业上的追求或者说个人价值的实现。比如说全职太太顾佳,她是和丈夫商量好暂时先管几年孩子,然后重回职场,沙龙国际s36,她才是烟花公司真正的CEO。所以当她发现公司存在安全隐患时,她就想抓住新机会,用人脉为家庭的事业完成进阶;钟晓芹是一个没有太多目标感的人,想当咸鱼。当她在面临流产、离婚后,她才真正找到自己的技能点——写作,并且通过写作实现了家庭财务地位的逆转;柜姐王漫妮是未婚未育,对她来说,30岁的目标是要么在事业上有个进阶,要么有个情感的归宿。所以她在同时追求两个方向。当情感幻灭,她重新选择了职业方向,重新自我定位,最后她的落点是追求更广阔的个人成长空间,把情感作为一个随缘的选项。

  为了保证人物塑造和社会话题的可信度,创作团队做了大量人物的案例调查。例如,王漫妮在剧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顾客,及其销售工作中的经历,都来自奢侈品店销售员的真实故事。据陈菲介绍,编剧和出品方的剧本中心都做了不少深度采访和用户洞察,王漫妮的故事,她在店铺里遇到的竞争,她个人的职业进阶,包括遇到形形色色的客人,这些全部是采访得来的。“我们力图在她这条职业线的特色上做得非常真实,而且在三个人里面职业塑造也主要在王漫妮身上。后期她做讨债专员的经验和案例都是来自于编剧张英姬的一个朋友。”

  核心

  “而已”就是不低头、不妥协的人生态度

  生活艰难,剧中“沪漂”王漫妮对再刁钻的客人也报以微笑;衣食无忧的全职妈妈顾佳为了孩子上幼儿园,使尽浑身解数、四处请托;做惯了公主的钟晓芹为了在公司有更多存在感,将所有杂物工具准备齐全,以此获得同事们的肯定。这些细节还原了三位女主人公内心处最深的焦虑:成为王漫妮一般的职场强人,会在他人眼中显得过于有心机和野心;成为顾佳一样的完美太太,会以牺牲部分个人梦想为代价;成为钟晓芹一般的平凡人,又难免被生活的柴米油盐长期困扰。

  近年来关注“女性成长”的声音早已不足为奇,一面女性时常被添加“贤妻良母”的刻板标签,另一面却忽略了任何一种生活模式都会有它的利与弊。陈菲表示,“当代社会把人的青春期拉长了,三十也不必着急而立,三十也不用焦虑。”

  《三十而已》整部剧的核心在“而已”二字,传递着一种“不低头、不妥协”的人生态度。对于剧中的三位女性而言,尽管三十岁的人生会遭遇重重困境,但在她们心中:三十岁,一切都可以重新出发。在陈菲看来,这个年代的30岁女性较十年前相比对世界的了解更多,她们对于自我的认知、对于自我价值的实现也更为看重,她们本身所经历的时代、受过的教育、各种势能,让她们更智慧成熟体面。“当下的女性会更勇敢直面自己的欲望,更遵从内心为自己而活。”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刘玮 【编辑:苑菁菁】